第889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楚狂原本以为,自己这样的年龄,能够得到这样的修为,已经是上界中人人称羡的体质了,因为,即使是在上界,那也是只有一个人能够与他齐名的。

    林楚狂一直是在这样的赞扬下长大,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被父亲狠狠地叫醒了。

    说是狠狠地,其实也是不一定的,最主要的,是今天林远山的修为,给他带来的震撼力,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你的修为,只是被压制了罢了,还有,就是你还不会充分的运用你的这份天赋。”看着林楚狂如此的颓废的样子,林远山很好心的给了自家儿子又一个希望。

    林楚狂看着他,不说话,不过那眼神,已经充分的表现出了他现在是多么的不爽了。

    “哦?不开心啊!不开心就算了吧,我之前还想着要怎么教你用时间的天赋呢!既然你不开心的话呢,那就自己去摸索吧!”林远山挥了挥手,很是漫不经心。

    但是,他的这个漫不经心,在林楚狂的眼中,便是赤果果的炫耀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林远山前辈的,毕竟,以前看到的时候,都是觉得,林远山前辈是比较亲近的,现在看来,在这方面的话,也是就像是天边高高在上的云彩的,不可靠近、不可捉摸。

    “我之前便已经跟你说过了,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有一些因果的,所以,云蘅对萧疏的这个态度,也算得上是正常吧!”在这个时候,舞曦倒是很好心的给林楚狂科普了一下。

    “行了,你也别在这儿想着怎么去吐槽我了!我这就带着你去看看,你的这个天赋,是个怎么的用法,怎么样?”最后,还是舞曦受不了林楚狂这个样子了,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反正,这段时间,让她先静静吧,我想,她真的是没那么的想要见我的。”萧疏叹了口气,在林云蘅的手里面塞了一枚玉佩。

    “好了,这儿我不能多待,这儿有奇人,我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发现,待的时间越长,被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我就先走了。至于玉佩,等云蘅醒过来,她自然是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

    “你说,他们这两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两个人的命理会混合在一起?”林远山拉着舞曦,扔下了在那儿茫然着想要思考人生的林楚狂和昭和,问了起来了。

    “别别别,你这么着急干什么?”舞曦慢悠悠的走着,丝毫没有被林远山的这样子着急的态度所感染。

    “我能不着急么!你以前可没有跟我说,丫头她的命运,会跟萧疏那个小子联系在一起啊!”舞曦这家伙,什么时候跟他说这个的了?

    “为什么现在,萧疏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进了林家了?”林远山感觉,接下来,舞曦的答案,会引爆他的心口的一团火,然后彻底爆炸。

    “他不知道去了哪儿了,现在修为暴涨,即使是我,现在,也已经看不清他的修为到底是怎么样了。”舞曦摊了摊手,要不是萧疏有意装作不慎泄露出来一丝的气息的话,那么,自己都不能发现的了萧疏。

    毕竟,在最开始的时候,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的抵触萧疏的,只是因为,乍乍的知道了萧疏这样的实力,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害怕萧疏这样子,最后会受伤的是自家的丫头罢了。

    “别睡,你还记得你睡觉前看到的事情么?”苍一把拉过昏昏欲睡的萧喻,想要让她冷静一下。

    “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就是现实楚慕渡劫,然后就是你渡劫么?然后他跟你都成功的到了大罗金仙的级别了。”萧喻打着哈欠回答道。

    毕竟,萧喻之前昏过去了,那是都看得到的,自己的师傅不可能因为这个就要骗自己,那些老祖宗们也是不屑于骗自己的。

    那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萧喻在那个时候,眼睛确确实实是红了的。

    “细节?细节不就是宗门的一堆老祖宗都来了么?还有舞曦师叔也过来了?”萧喻一边说着,一边觉得又有些不对劲。

    嗯,是关于舞曦的辈分。

    自己在下界的时候,就称呼舞曦为师叔,但是,后来自己成了身边这个人的徒弟了,辈分就跟着变了,然后,现在,看看他们这个样子,好像还是对舞曦师叔很是尊敬?

    “你只管喊舞曦前辈便好,宗门里面的人,看到的时候,都会尊称一声前辈的。”看到萧喻那皱眉的样子,苍立即便明白了她这是为难的是什么,立即很是“热心肠”的给媳妇儿说这个该怎么办。

    “哦,”萧喻淡淡的应了一声,“所以说,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

    “你是什么情况,我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不然,我也不会就这么的渐渐的喜欢上你,你的身上,清澈如水,怎么可能会有那些杀虐呢?但是,我之前,在你昏迷着的时候,探查了一下你的情况,却是发现,你的身上,已经有了杀气。”

    “别激动,你现在的状态很不稳定,很容易入魔的。”苍一把按住了萧喻的肩膀,萧喻眼泪汪汪的看着苍。

    “我是知道你的为人的,师傅他们也是知道你的,你应该是被人用了什么特殊而又恶毒的法子,将一个人身上的杀虐,转移到了你的身上了,但是,之前,都是由你的意识在压制着,所以,谁也没有察觉出来,但是,五天前,我渡劫的时候,你太紧张了,这就导致了邪魔外侵了。”

    苍缓缓得收回了攻略城池的小兵,看着萧喻熏染着红晕的脸蛋,又是一阵心猿意马,紧接着,小兵又加快了攻略城池的进度,甚至,还在城门上撞了撞。

    萧喻瞪他。

    “别紧张,让我好好的吻你。”苍笑着说道。

    萧喻又缓缓得闭上眼睛,城池在这一刻,全部失守,那攻略进来的人,已经开始在她的城池极尽缠绵,唇齿交接。

    苍一直在注视着萧喻,这个时候,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萧喻的表情的变化呢?看到萧喻这个样子,很明显,这丫头不仅是吃醋了,而且,还是对自己非常的没有信心。

    “蠢丫头,”苍一把拉过了萧喻,“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风流成性么?”说着,苍将萧喻的方向摆正,正对着他,说道,“看着我的眼睛,你就知道了,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现在的她,已经像是一只熟透了的虾,就等着将那外面一层坚硬而又柔软的壳去掉,露出里面柔软的存在。

    “我在喜欢上你之前,并不以觉得我会喜欢上别的人,那个时候,在我的心里面,就只有修仙,虽然对于上界来说,再往上,便没有飞升的空间了,但是自小,我的心里面,却好像总有一个人对我说,再修炼修炼,会能够飞升的,那飞升的地方,便是传说中的神界啊!”

    “一直到,我遇见了你。这或许就是一见钟情,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人间无数。在看到你的时候,我才知道,世界原来是这么的精彩,因为有你,我才学会了动小心思。你可还记得,我们在上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是他们在上界第一次的见面,那个时候,她还是满心的不情愿,一想到会与师傅分开,成为这个小孩子的徒弟,便更是觉得羞辱。

    这么点大的小孩子,凭什么做她的师父?

    萧喻看苍笑了,便也跟着笑了,“可是,你这是在转移话题啊!我不开心,分明是看你怎么这么的熟练啊!”

    “今天呢,你要是能把这个解释清楚了的话,那就算了,以后照旧,要是解释不清楚的话,那你就天天茹素吧!”萧喻一边说着,一边摆出了一副,你要是不解释清楚的话,那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表情出来。

    “小喻啊,我来看你了!”还没进去,楚慕便感觉到萧喻已经醒过来了,然后,便一边推门一边向门里面的两个人昭示一下,自己要过来了,你们两个收敛一点。

    然后,他进去的时候,发现萧喻正在用一种非常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然后,他看到了一向在萧喻面前的表情很是生动的小师弟,现在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在萧喻向他们投来那种奇怪的眼神的时候,他听到了苍在说,“师兄,我们东窗事发了。”

    要用得着用上“东窗事发”这个词?虽然,楚慕直觉自己这是被苍给坑了,但是,他还是不知道,苍是在什么方面坑他的啊!

    还有,萧喻看着他的那奇异的眼神,他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解释比较好。

    楚慕看着这个突然变得十分的狡猾的小师弟,感觉十分的心塞,就好像,自己这是被利用了,然后在榨取着最后的价值。

    说实在话,他和苍之间,开开什么无伤大雅的玩笑,那也是没什么的,但是现在,看萧喻的这个表情,这完全就是很伤大雅的,好么!

    “师兄,我就是想要跟你说一下这个事情的。”一听楚慕那极力的压制着愤怒的说话的语气,苍立刻怂成一团。

    虽然,现在,从武力值来说的话,苍还是可以超过楚慕的,但是,苍从小,就是楚慕带着修炼的,楚慕给他带来的,除了,是师兄的身份,从另一种层次上来说,也是师傅的身份,传课授业,这些事情,都是楚慕一力承担的。

    “那个,师兄,咱们出去说吧。”苍犹豫了一下,虽然现在,他们要是出去说的话,师兄的形象,便会从岌岌可危变成彻底崩坏的,但是,苍最后还是决定,坑一下楚慕。

    不然,他为什么会在接吻这方面,会如此的天赋,他实在是解释不通啊!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确实是天赋,但是,他还是不好意思就这么的跟萧喻说了。

    “我?”苍指了指自己,“大不了再解释一下好了,信不信,我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小喻的事情,她是知道的。”

    不过,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连小手都牵不成的时候,苍的心里面,还是有些塞塞的。

    “算了,你都已经这么的说了,现在,也已经跟我说清楚了,那就当这事情就这么的过了吧!”知道了苍的态度之后,楚慕放轻松了很多。

    楚慕知道,苍还是很担心的状态的,毕竟,苍要是不这么的紧张、不这么的小心翼翼的话,那么,他应该直接喊他楚慕才是,而不是这么的喊着师兄。

    “没有没有,楚慕,你要是真的生气了的话,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苍往后连忙退了几步,嬉皮笑脸的说道。

    《云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atersportbali.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