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真讨厌,就会这样偷偷的笑话我,还以为我没有看到,我有那么的傻么?

    林云蘅气鼓鼓的,将之前林楚狂放在了座子上的那一摞子的书,抱了一部分起来,约莫十来本,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往外面走去。

    林楚狂还没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便看到丫头就这么的抱着书出去了,他连忙追了过去,“丫头——”

    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了林云蘅说道,“别碰我,你自己抱着剩下的书去,父亲的书房离这儿还有些距离的,我刚将这林家走了一圈,还是有些印象的,你要是不想我累着,那就快点。”

    丫头现在是失忆的状态,自然是不能够运用其仙术来运这些书了,那这些书,在她的怀里面,是真真实实的重量,那自己得赶紧的将剩下的书运到父亲那儿啊!

    这样子想着,林楚狂赶紧回到了屋子里面去,将剩下的三十来本书抱上,追上了林云蘅的步伐,然后,渐渐的超过了林云蘅。

    “你说,我这个样子对待楚狂那个孩子,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林远山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面是惴惴的,万一,楚狂那孩子真的生气了,不理会他这个做爹的,怎么办?

    他跟林楚狂每每的怄气,其实也是故意的,毕竟,每一次看到他,就可以看看,这小子有没有知道将自己的脾气好好的收敛一下。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小子,和云蘅那个丫头,骨子里,都是挺暴力的,可是,林远山这个家伙,却是一点儿也不暴力的啊!

    可是,他们两个的母亲,到底是谁,很多人却是不知道的,包括自己。或者说,自己这些人,知道,在明面上的这两个孩子的母亲到底是谁,但是实际上,却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

    毕竟,说什么等到有足够的修为生下来的孩子会强大,那只是托词罢了,因为,在林家之后,还是有着很多人也跟着效仿了起来,可是,也没看见,谁家的孩子,是像他们这两个孩子这样子变态了的。

    只是,不知是为什么,最近这些年,这两个孩子的母亲,却是愈发的深入浅出,甚至是自己,也极少在云蘅在自己那儿学着炼丹的时候,听到关于她母亲的只言片语。

    听了云鹤这样子说,林远山本来有些微微提起来的心,也就渐渐的放下来了。

    “那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天生是一副急性子,要不是我故意的在他的身上,压下了这样的担子,让他多做些事情磨练一下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要怎么的呢!”话虽然是这样子说的,不过,这言语里面的自豪,换做谁,也是都能够听出来的。

    天赋又好,修炼的速度那可不是一般的快,心思缜密,除了在有的时候,性子急了些,林楚狂几乎就是这个世上,最接近于完美的人了。

    更何况,他出身的林家,更是这个上界,有名的大家族了,比起一些门派,那也是不逞多让的了,况且,林楚狂的长相,让那些看到的世家姑娘们,脑海中就只剩下了一句话了。

    “苍,你可知错?”苍进了玄天宗的时候,周围顿时是一阵压力传来,强迫着苍要低下头,弯下腰,跪下膝,只是,苍却是在运气了法力,才抵抗着这样的压力。

    还好,小喻那个丫头并没有进来,不然,她现在,肯定是想着,怎么像这些老古董求情,或者,现在已经是一膝盖跪了下去,求他们放过自己。

    是了,自己之前与萧喻说的那些话,说玄天宗的历史上,也是有着师徒相恋的事情,那确实是真的,但是,最后终成眷属的话,却是假的。

    那对师徒,最终是堕入了轮回,身上的仙根,也被门派无情的拔出来了。

    师徒恋,这是禁忌之恋,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禁忌的,即使,自己从来都是无法无天的性子,但是,在面对宗门的威胁的时候,却又是这么的无可奈何。

    自己一向是这个性子,随心所欲惯了,好不容易,才遇上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了,自己曾经丢失的那一部分的魂魄,也是喜欢着紧,自己怎么会就这么的放弃?

    是了,下界锦鹤谷的戚远,正是自己的破碎的魂魄的转世投胎之人。

    怪不得,自己在第一次看到这小子的时候,总是觉得很是熟悉,就好像,这个人便是自己一般,那会儿,自己还是不知道自己丢失了一部分的魂魄来着的呢!

    苍就在这么的压力下,笔直的站着,但是,他的身体,却是要渐渐的受不了了,甚至是,要开始流血了。

    虽然凌无邪在这个时候,就这么的冲进了产房,让她很是感动,可是,现在,他这样的话,让自己怎么接?

    先开始的,是他的唇角,那个地方,先开始流出血来,但是,苍却是不以为意的,甚至是,还有些开心。

    玄天宗的宗门中,有着记载的,那对师徒,最终并没有愿意就这么的分开,然后,宗门感于他们的感情,便说,要是他们当中任意是谁,能够在宗门的一众的长老们的施压下,站着,一炷香的时间,便算是承认了他们之前的感情,并且以后再也不做出任何的干涉,只是,很可惜的是,这两个人,都没有人能够坚持到一炷香。

    明明,在进去的时候,自己也想进去的,可是,那个时候,偏偏苍还拦着自己,说不给自己进去,要有事情要和长老们商量,什么事情,也不跟自己说说,就直接的进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虽然,在进去之前,苍便和她说过,不妨事情的,就是商量点事情,可是,她的心里面,却总是有那么一道声音在提醒着自己,不是这样的,苍现在,正在里面,正在因为什么事情,在那儿坚持着。

    虽然,按照辈分来看的话,自己这么说话,确实有点不对了,不过,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就这么的说出口了,还好还好,没有将里面小师叔祖的情况说出来。

    看这个女子这么焦急的样子,看样子,师叔祖为了她这么的付出,那也是值得的。

    萧喻的修为尚浅,依然是比不过在上界修炼了多年的季玉的,自然,也就没有感觉季玉前后气息的转换不同。

    每次自己想要下定决心,帮着爷爷做事情的时候,拿到声音,总是在那个时候,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去对抗着爷爷,直到爷爷再一次的离去。

    他现在,什么心思都已经没了,就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惹着这个神秘的人了,他为什么要赖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不出去?而且,在抢夺自己身体控制权的时候,爷爷居然没有察觉出来这气息的转换!

    毕竟,“自己”刚刚,已经又一次的顶撞了爷爷了,还说再要自己继承叶家的话,便要退出叶家,断绝与叶家的关系。

    看着爷爷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身体突然变得有些佝偻了,叶邵心里面便是一痛,可是,他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更没有办法向爷爷解释……

    因为自己的沉寂,变得没有以前的那样子的急躁,性子愈发的被磨得沉稳了,所以,每次爷爷见着自己的时候,总是想着要让自己继承叶家,带着叶家发扬光大。

    之前的自己,性子过于的急躁,总是让人觉得还是一个孩子,将叶家就这么的交给自己,不放心那是正常的事情,可是,现在,自己的性子已经要被磨平了,可是,现在的自己,却是不能接受这样的重任。

    是了,沐晨给他生了儿子,他自然是欢喜的,这样,凌家也就不会再从各方面来逼迫他再娶了。那些人也真是够了,明明,自己已经是坐稳了少主的地位了,凌家的很多的事情,也已经是自己在操办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凌家,也是自己管着的了。

    可是那些老不死的老顽固,仗着是自己的长辈,总是对晨晨吹毛求疵,这是想要干什么?当他是透明人、当他是不存在的么?

    一进门,便看到沐晨无力的躺在了床上,脸上,全都是汗水,而头发,也是就随着汗水,就这么的沾在了头上。

    “别看我,我现在脸上都是汗水,怪难看的。”见凌无邪就这么的冲了进来了,沐晨连忙将脸偏到了一边,不让凌无邪看自己。

    可是,偏偏就这么的一个动作,有些过猛了,然后,沐晨便感觉到一阵剜心般的疼痛,顿时脸上煞白。

    “傻瓜,你是不是想着,你现在不好看了,所以我就不喜欢你了?”凌无邪看着沐晨这个样子,哪儿能不知道他的小傻瓜现在心里面想的是什么啊!

    “你就这样,别动,我换个方向。”凌无邪刚刚,并没有忽略了刚刚沐晨在转身的一瞬间,脸上惨白的颜色。

    “我是不是很没用?”见凌无邪换了个方向,坐在了她的床边,沐晨这次倒是没有再转换方向,只是,垂下了眼帘,一副嫌弃自己的样子。

    凌无邪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是十分的霸气,一点也没有考虑到,被产婆抱着的自己的儿子,那还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

    沐晨“噗嗤”一声笑了,“你呀你,那还是个孩子,你就这么说着,你叫我现在,说什么好?”

    凌无邪装作没有听懂沐晨话里面的意思,然后,继续说道,“他一个爷们儿,跟我一起保护你,怎么的就不行了?是不是你觉得他现在还小,所以,要将这样的重担,全都压在我的身上?”

    《云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atersportbali.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