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心情复杂,不知道云蘅到底在笑的是什么,不知道笑点在哪儿。果然,这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是很不容易沟通了的。

    “凝霜啊,我跟你说啊,”林云蘅还在笑着,虽然在很努力的抑制着自己,控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就这么的笑出了声来,不过,贺凝霜还是能够很明显的听到贺凝霜的笑声,“下次,你别用这样的表情看着我,真的,你一这样看着我,我就特别的想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留在自己这儿干什么?看着发火么?看着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的蠢么?

    一直到现在,贺凝霜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云蘅能够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暗戳戳的存了那么多关于自己以及其他人的那些留影石?

    就算是自己,贺凝霜也不敢打包票,说什么能够在他们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用留影石留下了那么多的影像。

    说实在的,自己笑的时候,要是云蘅就这么的拿出了留影石,摆出一副要录出自己是什么样子的时候,自己应该是有所察觉的。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贺凝霜到现在,还没有能够想明白。

    不过,这个她也不去问林云蘅,她也知道,这个要是问林云蘅的话,她是绝对的不会说的,毕竟,要是就这么的说了出来,以后还要怎么才能留影啊!

    要知道的,用留影石录下来那些东西,是很值得的,很有纪念意义的。

    想到这儿,贺凝霜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从萧疏那儿复制了一份的留影石,就是关于云蘅的,还是云蘅月下舞剑的英姿飒爽的背影。

    “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云蘅,你给了我看这留影石,那么,我也给你看看我的留影石。”贺凝霜一边说着,一边朝林云蘅抛了个眼神,居然有这媚眼如丝的感觉。

    “你这是怎么了?眼睛怎么了?是不是很不舒服?我刚刚看到你朝着我眨眼睛了,还挤眉弄眼了,是不是很不舒服?”林云蘅凑到了贺凝霜的身边,关切的问道。

    林云蘅摇摇头,这事儿,她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听得贺凝霜一个人在那儿嘀嘀咕咕的,说什么林云蘅身为修士,是不应该出现嗓子哑了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是不正常的,事出反常必有妖什么的。

    林云蘅觉得,要是再听贺凝霜这样子嘀嘀咕咕下去,她还要觉得贺凝霜不正常了。

    这么一个劲儿的,就知道嘀咕,这哪儿是她认识的凝霜了?

    林云蘅秀眉微蹙,努力的尝试了一下转移话题,“你还没有跟我说,你的这块留影石是怎么一回事呢!”

    从哪儿来,自己又是在什么情况下被录进去的,为什么一点察觉也没有?

    不应该的啊!

    按照她有了这么长的时间偷偷的录下凝霜他们的样子的经验来说,这种情况,要是被她察觉到了有人在用留影石留下她的影像的时候,自己应该是以飞快的速度转个身,然后,给那个人的脑壳儿狠狠地一下,然后,再揍一顿才是正常情况。

    嗯,要是自己在在这儿,然后一不小心的,又在和昭和使眼色的时候,被云蘅当做是什么眉目传情的话,那云蘅,很有肯能会一个星期都不想理会自己的。

    这真是一个很忧伤的故事。

    一向是能懒就懒,能不思考问题就不思考问题的千冰,就这么的猜中了答案,一下子便是击中了红心;而一向是以思考作为习惯的贺凝霜,却是想了好长时间,还没有想到林云蘅生气的那个点是什么。

    林云蘅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哪儿是她要凝霜做什么事情的啊!凝霜这一大早的,便跑到了她家来了,来了之后,便把丫鬟们的事情全都给抢了,一件事情也不留给她们了,她还想说说呢,一个大小姐,没事抢什么丫鬟们的活儿干!

    林云蘅刚想着该怎么委婉的向她爹解释一下,便听到贺凝霜在那儿说,“没事的,林伯伯,这些事情,都是我自己想要给云蘅做的,那些丫鬟,也是我让她们不要做事情的。”

    等看到父亲渐渐的走远了,林云蘅这才接过了贺凝霜的手上的梳子,一边一点儿形象也没有的瞪着眼睛,一边在那儿一搭一搭的摆弄着自己的头发,懒洋洋的问着贺凝霜,“凝霜,说吧,你有什么事情?”

    贺凝霜“嘿嘿”的笑着,“没事情的啊!我能有什么事情?我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不就是直接就跟你说了么?”

    林云蘅翻了个白眼,一脸不信的看着贺凝霜。

    贺凝霜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现在都这么的献殷勤了,那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求自己了,请自己帮忙了,很有可能,还不是请自己帮忙,而是请哥哥帮忙。

    “真没有,云蘅,你怎么就不信我呢?”贺凝霜还在极力的否定着。

    “那好,那你最近啊,那也是没有什么事情要我帮忙的咯!”林云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翘起了二郎腿,形象全无。

    “有事有事,”贺凝霜一边说着,一边将林云蘅的二郎腿搬了回来,“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呢这?现在还想着支起二郎腿?教养呢?形象呢?都去那儿了?是不是还想我请林伯伯或者林大哥好好的教你?”

    明明是要说自己有什么事情要林云蘅帮忙的,不过,话一出口,便有事习惯性的对林云蘅的各种姿势的矫正。

    林云蘅眼眶一热,不过,及时的收敛住了自己的表情,不想让任何的人看到。

    “说说你的事情吧!”林云蘅假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别说我了,你先说你的事情要紧。”

    一句“要紧”,便能够感觉到林云蘅与贺凝霜之间的关系,她们两个人的关系,要好过和千冰的。

    毕竟,之前偷偷地跑去下界,也是林云蘅与贺凝霜。

    千冰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不过,她天生的大大咧咧,一心想要找男宠,时间点与林云蘅、贺凝霜也是对不上的,所以,这也是没什么的。更别说现在了,和昭和在一起了,就别说什么找男宠的了,光是朝着其他的男人多看上几眼,昭和那个醋坛子,便直接的就打翻了。

    之前在下界的时候,家里面的人不放心她,便让她将家里面的一件宝贝,望尘镜给带了出来了,让她可以随时知道她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可以及时的知道下界发生了的事情,及时的判断出自己的形势是什么一个情况。

    不过,回到了上界之后,贺凝霜便将望尘镜给还了回去。毕竟,这是家族的东西,自己总是就这么的占着,也没有个理儿,不是的么?

    林云蘅看着贺凝霜的眼睛,道,“说吧,那个人叫什么,姓谁名谁?是不是玄天宗的?大概是长什么样子?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中间有什么比较重大的事情?那个人的生辰八字知不知道?”

    她虽然相信凝霜是不太好意思直接跟哥哥说这个事情的,只是,刚说了个开头,连名字还没有说出来,便被林楚狂打断了。

    林云蘅现在是,很想打她哥一顿,虽然,打不过。

    在不熟的人眼中,林楚狂就是一个护妹狂魔,但凡伤害了林云蘅的人,那可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了,他很有可能会被林楚狂一遍又一遍的亲切的问候着。

    可是,在熟识的人的眼中,却是知道的,林楚狂虽然会护着林云蘅这个妹妹,可要是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的话,外面,先不提,在家里的话,那林云蘅所要面对的,便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亲切问候。

    所以,很对人都在好奇着,为什么在林楚狂这样的溺爱之下,林云蘅还没有长歪,其实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的。

    “没有,哥,我头发还没有梳好呢!”反应慢了一拍之后,林云蘅连忙回答道。

    “那行,你动作快点了,待会儿就要出发了。”林楚狂一边叫林云蘅动作快点,一边又继续说道,“凝霜,是要跟我们一起走的吧?”

    同样被林楚狂突然的一句话惊呆了的贺凝霜也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到了林楚狂将话题引到了自己的身上,连忙回答道,“我爹已经跟林伯伯说过了,我待会儿,跟你们一起走。”

    “好。”林楚狂说了一个字之后,便再也没有声音了。

    林云蘅与贺凝霜心有余悸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决定,她们还是不要继续刚刚的话题吧!

    “我是怕你们两个,又只顾着玩,刚刚爹已经跟我说了,你们两个,一心想着玩,耽误了好长时间,我在外面,好看着你们俩。”

    贺凝霜刚还在想着,是不是与自己有关而自己又不方便听的话要讲,刚想着要不要回避一下,便听到了林楚狂这样“心直口快”的解释。

    一时间,贺凝霜与林云蘅一样,也都是变得哑口无言了。

    看来,自己是去了下界一趟,下意识的以为过去了很长的时间了,以为那些人都有变化了,这个想法,真的是天真了。

    昭和依旧是一副很欠揍的样子,千冰依旧是一副能懒则懒的样子,他们两个最大的变化就是千冰终于接受了昭和,在一起了。

    《云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atersportbali.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