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4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对,客人,是萧家的一个小子,说要见妹妹你。”林楚狂说的时候,是背着光的,脸上是神色莫名,谁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实际上,林楚狂的内心,却是这样子的:妹妹喜欢的人,来找妹妹了,自己是应该直接就把人带到妹妹的面前,还是什么情况?可是,妹妹之前,已经吃了昭和那个家伙的忘魂丹了,前尘皆忘记,自己就这么的,将人带到了妹妹的面前,也是有点不妥吧?

    纠结来纠结去,到了最后,索性的,林楚狂便将林云蘅的情况和盘托出,看看萧疏是什么表情再说吧!

    萧疏还在想着,自己应该怎么设计一下,好让自己和云蘅师妹的第一次见面,变得浪漫一些,变得有情调一些,变得有格调一些,然后,还没有想好的时候,萧疏便接到了林楚狂的传音了。

    云蘅师妹还是有点儿的兴趣,要见上自己一面的。

    萧疏立即是,下意识的,便要将自己收拾干净,然后,顺着林楚狂传音所说的路走着,该转弯的时候,绝对不直走,该向东边方向走的时候,就绝对的朝着东边儿了,然后,绝对的不会朝着西边的这个方向,迈上一步。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棒的,就像是,你不管做了什么,总有那么一个人,很熨帖的看着你,在你不管是说话,还是干什么,都静静的看着你,然后,聆听着你说的这些事情,静静地听完了之后,再去给你处理你所说的那些事情。

    “你,是不是从下界上来的?”林云蘅只是稍稍的犹豫了一下,便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这个问题,要是知道了的话,林云蘅想,自己应该可以推测出一些事情出来的。

    那算了,之前,从凝霜的话里面推测的时候,自己是玄天宗的弟子,下界的那些年,几乎都是在玄天宗里面度过的,鲜少有几次是出了宗门的。

    所以说,这个叫萧疏的,是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

    屋内的林云蘅在想着,自己刚刚是不是认错了;屋外的萧疏则是紧张的拿着之前林云蘅曾经送给他的那块玉佩,看着屋子,就仿佛,现在就已经能够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了。

    “那你,有没有去过玄天宗?”林云蘅犹豫了一会儿,问出了这个问题。

    去过玄天宗的话,那么,至少是应该见过自己的。

    林楚狂看着林云蘅的有些惴惴不安的表情,刚想将那些事情,一股脑儿的,全都说出来,告诉妹妹,不让她这么的胡乱的想下去,便看到了贺凝霜隐晦的摇了摇头,还朝着他眨了眨眼睛。

    “凝霜,你先别急着回去啊!现在这儿吃了饭再说吧!”林云蘅一把拉住了准备要离开的贺凝霜,贺凝霜的步子还没有迈开呢,便停了下来。

    “吃了饭再说?不用不用,我突然想到了我还有事情,要回家去处理,今天就不用了。”

    一想到自己待会儿,要是就这么的留了下来,那那个护妹狂魔,肯定是会在餐桌上各种添菜什么的,而自己,则是安静的坐在那儿,给这对儿兄妹做个布景板,贺凝霜便觉得,自己的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光是扑灭,便已经用了很长的时间,好在林云蘅房间的那些东西,除了衣物,也都是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了,索性,也没有什么烧着的地方了。?

    “你没事儿吧?”林楚狂问着,语气里,有着一丝的别扭。

    除了林云蘅,他就是没有关心过其他人,以前的时候,有了什么事情,林云蘅跟贺凝霜就已经是处理完毕了,等到他知道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事情也没什么问题了,今天倒是一个例外了。

    桦是云蘅的剑,云蘅的一些心理情绪的波动,桦大概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的。

    在林云蘅惊骇的时候,桦便已经感觉到了,便然人赶忙去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府邸里面,而林楚狂则是丢下了一句“你在这儿看着,我去去便回”的话,之后,便不见了踪影。

    桦知道,林楚狂这是要回家,看看云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现在,应该是要到了吧?

    桦一边想着林云蘅的事情,一边想着之前和林楚狂讨论的问题,在纸上写写画画的,想着该怎么处理那件事情。

    “喂,”桦拉着林楚狂的袖子,等林楚狂注意到了自己的时候,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么?”

    “是我要查明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日子。”林楚狂下意识的,便接下了桦问出来的话。

    桦现在翻白眼儿的心都有了。

    “明天,是萧疏那个家伙进入萧家的正式的仪式,之前我还记得你说要去的呢,现在呢?怎么就这么快的就把这句话给忘记了?”

    桦一副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了。

    你说林楚狂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啊!别的,什么都好,十分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只是为什么,在记事情的时候,总是能够过一会儿就忘了。

    有的时候,甚至是刚刚说出去的话,转身之间,林楚狂便直接的,甩了一拳过来。

    “我之前,一直在好奇,我的那块玉佩去了哪里了,是不是在下界丢了,可是我一直能够感觉到它的位置是在一直的移动了,如果是我在不经意的时候弄丢了的话,那么,就是一直在同一个位置,可是它并不是。它的位置一直在变化,而且,我也在玉佩位置的地方,还感觉到了其他的我身上的气息。”

    “什么气息?”贺凝霜追问道。

    她回上界的时间,比云蘅早,在云蘅之前,就被家里人提溜着带回了上界,当她挣扎着说担心云蘅的安危的时候,家里的那些人,则是直接扔给了她一句,“放心吧,最多再过一小会儿,你就能看到云蘅了,她的家里面的人会去接她的。”

    然后,果然,没过了多久,贺凝霜便接到了昭和与云蘅一起回了上界的消息。

    只是,这中间,好像出了什么事情,去接云蘅的她的四叔,人就这么的没了,好像是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们为了照顾好云蘅,失踪了……

    不过,她也就是这么的说说了,修仙多无情,在很多的时候,有些感情,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消失殆尽了,也就是那些自己心里面在意的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铁定的就会炸毛,要将这儿翻个天翻地覆的。

    要是不在意的人,平时还能记住名字的、记住面孔的,那么,也就是唏嘘一两声,之后也是什么都没有的了。

    “我也没想到。”林云蘅说的时候,也是很唏嘘的。

    之前的事情,因为服下了昭和给她的忘魂丹,所以忘得干干净净,她只记得,自己从玄天宗出来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四叔,是那样的意气风发,是那样的盛气凌人,是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一面的四叔,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师傅跟我说的比目鱼的玉衡?”林云蘅皱着眉头问道。

    师傅跟那个神秘男子的恋情,那个时候,她还小,完全的不懂这些情情爱爱的是个什么东西,当初师傅跟她讲过师傅年轻时候的事情的时候,她还问了师傅之后,将这件事情,像是在讲故事似的、一股脑儿的,倒给了贺凝霜。

    “那块比目鱼的玉衡的故事么?很感人的,怎么了?”曾经的贺凝霜也是不懂感情的,现在,从下界走了一圈之后,她现在已经明白了很多了,现在,因为云蘅提到了这个事情,便也去想了想那两个人的感情,居然,意外的觉得其中的很多事情,通通可以用四个字、一个词来形容:身不由己。

    “比目鱼的玉衡,一分为二,师傅也只是跟我们说过,并没有说在谁那儿,我前两天,便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了。我少了一块玉佩,又多了一块玉佩,我是不是在丢失了记忆的时候,将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这么的,给交了出去了?”

    贺凝霜摇了摇头,在看到林云蘅的眼睛要亮了起来的时候,毫不犹豫的补了刀,“云蘅,你是不是忘了?我刚刚还在跟你说着呢,我是在你前面回来的,光是那段时间,在下界,就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了。不过我在下界的时候,你是还没有将自己卖出去的想法,等我知道的时候,你早就把自己卖了。”

    很明显的,姓萧,是从下界上来的,玄天宗的弟子,天资都是顶尖的,已经有意中人了,意中人的身份,还能够让萧家的家主放弃了让他和别的家族的女子联姻。应该就是萧家家主要认的养子无疑了。

    “我算是知道了,你为什么这么殷勤的要我去参加萧家明天的那场仪式的原因了,怪不得你那么的执着。”林云蘅作若有所思状。

    贺凝霜感觉自己现在是特别的紧张,在快速的回忆着自己刚刚到底有说了什么话的同时,还在瞄着林云蘅,观察者她的神色变化,就怕听出个什么不想听出来的话出来。

    《云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atersportbali.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