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8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叶琦指着叶邵笑道,这便是我那不成器的孙子了,你们瞧瞧,怎么样?不比你们那些天才差吧!带着些炫耀的滋味,毕竟他们叶家的资源都是首要考虑给叶邵,在众多天才地宝的培养下,在加上叶邵先天资质也颇高,叶琦说的时候,不免也带了些得意的神色。

    陆航听着,眼中精光闪动,这可不一定啊,玄天宗里,还是有些好苗子的。

    叶邵听着两边半是叙旧半是炫耀,越听越觉得无趣,这些话题,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现在听着,都想打瞌睡了。

    爷爷叶邵靠上叶琦,撒娇道,你们在这儿叙旧,也不想想还有个我呢!我这儿干站着听你们说话,快无聊死了!

    这算是在他们玄天宗的地盘上公然抢人么?新来的小师妹这才多大?居然就想下手了么?这是先下手为强?不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咦?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混进来了啊!诶,算了,先看着这儿的情况再说,反正他们是不允许小师妹受欺负的!

    而带着叶邵过来醉仙楼的玄衣弟子的那一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聚集了好几名弟子,那略带责备的眼神,让那名弟子有些汗颜。

    正当场面逐渐僵持的时候,贺凝霜嚯的一声站了起来,走,云蘅,看来今天中午在这儿是吃不成饭的了,我们还是去云瑕峰,去找舞曦长老,弄点吃的吧。

    她看着这儿就觉得厌烦,这些人围着她家的云蘅,无非是看上了云蘅修炼的天赋,她要去告诉舞曦长老!

    真是罪过罪过。林云蘅想着家中长辈的口头禅,心中有模有样的学着,表面上却是丝毫不显,如果此时有不知情的人路过,看到林云蘅这副样子,还真会觉得林云蘅真的是很认真的听着舞曦说话嘞!

    相处了这些时间下来,舞曦早就知道了小徒弟这个毛病,不过就现阶段来说,他也没找到对应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索性又继续说了下去,当作没看到。

    这把剑是欧阳那个老家伙闲着无聊铸造出来的,为师历练的时候和他结成好友,结果他就硬是塞了这把剑给我了。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好意思用这把剑,自然是放置在一旁了。要不是上次朱筠长老问到我了,我怕是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舞曦一边说着,一边唏嘘着自己对小徒弟的关心实在是太少了,外人想到的事情他居然没有想到,做师父也真够失败的。舞曦想着,生出了一股挫败的感觉。

    萧喻将她发现的全都告诉了萧疏,说罢便满怀希冀的看向了萧疏。

    云蘅师妹进入玄天宗也有两年了,平日里虽然不爱说话,一度被人以为她是一个冰冷且冷漠无情的女子。

    不过因为一个偶然,她却发现,云蘅师妹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孩子,她在面对小动物的时候都能为它们温柔的包扎伤口,更何况是同宗的弟子呢?她有次受伤,需要一种极为稀有的药材,被云蘅师妹知道了,用了小半个月寻了过来,给了她便不声不响的走了。就只是师妹平日里不喜言语,才被人误解。弄得和她一起说话的,只有和她一道进入宗门贺师妹还有萧师兄曲师兄,和云蘅师妹同峰的那些人。

    萧疏师兄

    一时间,林云蘅的天才之名传遍了各宗,风头无二,大有之前萧疏和曲靖在前届的宗门大比上的气势,甚至已经有些宗门,已经动了培养门内的男弟子,以此来诱惑林云蘅双修的念头。

    只是,终究是风头太盛招人眼了,林云蘅在她最后一场比试胜利结束了之后,便突然昏了过去。

    并且,这一昏睡,便是八天。

    这时,那些有元婴初期的宗门便不干了,纷纷叫嚷着,林云蘅的资质足够可身体素质不够之类的话语,要把自家的弟子推上琼州秘境的二十个名额中。

    幸而林云蘅的师父舞曦在知道了林云蘅从修武场一下来便昏迷过去了的事情,立即从玄天宗乘坐飞舟赶了过来。

    半步大乘的修士的怒火,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住的,并且舞曦还是一名剑修,即使是对上大乘中期的法修,也有一战之力,并且还能做到全身而退。

    那些宗门便泄了气,暂时不去打林云蘅这个名额的主意,只是有些有大乘期坐镇的宗门还有点不乐意,一个劲的嚷嚷如果林云蘅十日后,林云蘅不能醒来,那个名额岂不是浪费了之类的话云云。

    后来舞曦实在是被他们那些人私底下的议论弄得的气不过,直接提剑到那些嚷嚷的宗门打了一架,这才彻底安静了下来。

    舞曦带着林云蘅去的时候,说得很直接,既然你们想要我徒儿的这个名额,那你就现在和我徒儿比试一场,如果我徒儿赢了,那就请你是给我闭嘴!

    舞曦说话的时候,释放出一缕半步大乘的威压,一时间场上寂静无比,而威压中心的那个名叫邹墨的元婴初期弟子受到的威压就更严重了,他已经在这威压的强压下,双腿变成了半跪着的样子,正用着怨毒的眼神看着舞曦和身边的林云蘅。

    舞曦冷哼了一声,收回了释放的威压,围观的众人立刻纷纷远离中心。开什么玩笑,半步大乘被惹火了,那小命说不定就没了。

    一时间,众人作鸟兽散状。邹墨的身边立刻没人理他了。

    邹墨微微低着头,掩去了眼中一闪而逝的怨毒。

    林云蘅跟在舞曦的身后,全程饶有兴趣的看着她对面的邹墨的神色变化,当然他眼中的怨毒也瞒不过她。呵!当时最开始在修武场上用那贪婪的恶心的目光看着她,她可还记得呢!

    资质如此逆天,大多数的宗门弟子自家用神念商量了之后,都选择与林云蘅萧疏和曲靖交好,玄天宗天才辈出,先不说能不能除掉,就是倘若真的侥幸除了林云蘅,那萧疏和曲靖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一旦知道了林云蘅被他们所害,那绝对会血洗琼州秘境。

    不过林云蘅听到了却是一阵皱眉,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还有这娇笑,她为何感觉与那名散修的女子的气质不合?怎么会这样?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林云蘅不动声色的一边用神念观察后方一边后退着,皱着眉头问道。

    玄天宗林云蘅,天资最高的女弟子,怎么会不知道呢?我虽是散修,可到底也隶属于散修,总归会知道些你的名声,我又不像蒲羽宫的那个蠢货,连自己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那女子依旧是一步步靠近林云蘅,对林云蘅的后退似乎毫无发觉。

    我叫沐晨,今天与我同来的是我哥沐枫,林道友,做个朋友如何?既然相见,便是有缘,一起探索这秘境,怎么样?沐晨突然停了下来,自我介绍道。

    林云蘅见沐晨停了下来,语气也不想刚才那么怪异了,便也不再后退,略一思忖,便同意了。这个叫沐晨的女子,她看得出来,虽然看起来似敌非友,不过她能感觉得到,沐晨对她是没有恶意的。或许,她刚刚的这个样子,是她的恶趣味?

    要是说借就能借的话,那那些大气运的人,在他们尚未崛起之时,将他们捉过来,以利诱之,那是否也可以得到利益?大气运的话,那气运会不会被剥夺?大气运的人在崛起之后,气运又是否可以借给身边之人?

    甩了甩头,努力将脑海中闪过的那些想法放置在一边,林云蘅根据印象中宗门的那位前辈遗留下的线索,继续观察周围的环境。

    《云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atersportbali.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